第235章 教训

    听完文道尊的叙述,段天扬的眉头皱成一团,一言未发。
    文道尊察觉到他面色凝重,遂也不敢再轻易启齿。
    在场众人皆注意到段天扬身后跟随着一辆马车,但车内之人的身份,此时无人敢开口询问。
    一行人进城后,段天扬首先前往祭拜了英勇牺牲的郭征。
    紧接着,他又步履匆匆地赶到了医馆,去探望受伤的萧方和曹格。
    与他们同住于医馆的,还有王大、李勇和方超三人。
    这五人无一不是身受重伤,全身被绷带紧紧包裹,宛如木乃伊一般。
    当段天扬走到萧方的床前时,萧虹在旁泣不成声地说道:“我哥身上中了五箭,还有十几处刀伤,差点就没能挺过来。”
    段天扬闻言,心中涌起一阵酸楚,眼眶微湿。
    这么多兄弟当中,萧方是最早跟随他的一个,他伤势如此严重,段天扬实在难以想象他是如何挺过这一关的。
    只见萧方静静地躺在床上,昏迷不醒,那张昔日英气逼人的脸庞此刻已毫无血色。
    邻床的曹格动了动,双眸逐渐睁开,却只是呆滞地望着上方,眸中并无焦距,显得无比空洞。
    他口中含糊不清地问着:“是……是天哥你,来了吗?”
    “是我!”段天扬身形一震,急忙走上前去,紧紧握住曹格的手,泪水再也抑制不住,滑落脸颊。
    他竭力保持声音的平稳,柔声道:“是我……我回来了。”
    “天哥,我……我是不是给你丢人了?”曹格的话让段天扬心中犹如针扎,他深吸一口气,轻声道:“哪里会,你跟小方并肩作战,面对众多敌人,不仅没有丢人,还给洪兴社长脸了!”
    听完段天扬的话,曹格的嘴角露出一丝笑容,然后缓缓地闭上了眼睛。
    段天扬紧握着曹格的手,过了许久,见他似乎已沉入梦乡,他回头轻声向萧虹问道:“小虹,他的眼睛怎么了?”
    萧虹拭去眼角的泪水,轻声道:“医官说,是因为失血过多导致的短暂失明。”
    段天扬长长地舒了口气,他抬起头,目光再次投向了另外三张床上的李勇、王大和方超。
    萧虹解释道:“王大和李勇的伤是在突围时受的,而方超则是在与云欢宗的战斗中负的伤。”
    解释过后,萧虹转头向门外望去,疑惑地问道:“天哥,那位是……”
    段天扬随着萧虹的视线望去,只见易水柔与彩云、彩月正伫立在门外。
    他才猛然意识到,自己竟然忘了向众人介绍易水柔的身份。
    于是,他站起身来,轻轻抹去脸上的泪痕,正色介绍道:“这位是途经我们龙沙城的易水柔郡主,她此行的目的是出使西番国。”
    众人听闻此言,皆是一惊,纷纷拱手行礼,齐声唤道:“郡主!”
    易水柔微微摆手,目光落在段天扬脸上,心中暗自赞许,看不出他还是个重情重义之人。
    此时,张一、迟勋、万飞三人走到段天扬身边,齐刷刷地拱手行礼,说道:“属下张一(迟勋、万飞),参见大人!”
    虽然是他们“第一次”见到段天扬,但段天扬对他们却已经再熟悉不过了。
    他努力平复心中的情绪,语气平和地说道:“我知道你们,你们都是常远的部下。”
    \"大人,远哥他现在……\"
    段天扬的神色凝重,缓缓道出:\"常将军,他已经在西辉城的血战中英勇献身了。\" 话语间,他的眼眸中透露出深深的哀痛,轻叹声中仿佛充满了无奈。
    \"什么!?\" 张一、迟勋、万飞三人听到这个消息,无不惊愕失色,他们瞪大了眼睛,根本无法相信自己的耳朵。
    段天扬再次开口:\"常将军在生命的最后一刻,将你们托付给我。虽然常将军已不在人世,但我也会将你们视为兄弟,你们尽管放心。\"
    \"远哥……\"
    张一,他们三人中与常远感情最为深厚的一个,此刻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,泪水夺眶而出,他放声大哭,声音中充满了无尽的悲痛。
    迟勋和万飞亦是泪水涟涟,默默承受着这突如其来的打击。
    过了一会儿,迟勋稍稍平复了情绪,他猛地跪在段天扬面前,声音哽咽道:\"大人,此次战败,罪责全在我等身上,我们甘愿接受任何惩罚!\"
    常远如果还在,他们在龙沙城还有一座靠山,即使惹出麻烦,也还有常远帮他们顶着。
    但如今,常远已不幸离世。他们却又惹下这般大祸,未来究竟何去何从,实难揣测。
    迟勋,身为常家军之智囊,此时却一反常态,向段天扬请罪。这突如其来的转变,不难看出他心机之深沉。
    段天扬见状,轻轻扶起他,语气平和道:“你们固然有错,但罪责并非全在于你们。此次战败,主要原因在于我们情报不足。”
    段天扬话音刚落,人群中便有一人站了出来,正是天眼堂堂主闫斌。
    他在洪兴社主管情报工作,此刻段天扬提到情报不力,他自然难辞其咎。
    闫斌正色道:“天哥,此次战败确因情报不力,责任在我。请天哥撤去我堂主一职。”
    “人必须在教训中学会成长,才能不断进步,做得更好。而不是像懦夫一样逃避责任,一走了之。”段天扬面带不满地说道。
    “天哥,我并非在逃避责任,而是我的能力确实有限,已愈发难以胜任堂主一职。”闫斌拱手解释道,“我向天哥推荐一人,他比我更适合这一职位。我愿意退居副堂主之位。”
    “是谁?”段天扬好奇地问道。
    闫斌回头看向身后一名精瘦汉子,轻轻点头示意。那精瘦汉子有些发愣,站在原地不敢动弹。
    在闫斌的多次示意下,他才鼓起勇气走上前来,向段天扬拱手施礼,恭敬地说道:“小人戴宗,参见大人!”
    “天哥,戴宗此人重义气,且能力出类拔萃。他尤为擅长打探消息,若是由他出任天眼堂堂主一职,必然比我胜任得多。”闫斌拱手说道。
    能力的大小应当与职位的高低相匹配,正如那句俗语所言,“有多大的头,戴多大的帽。”
    在洪兴社这个日益壮大、迅速发展的组织中,仅仅职位高并不意味着一切都好,更需具备与之相称的能力。否则,就是在给自己找罪受。
    闫斌此刻便深有此感。他虽然贵为天眼堂堂主,但感受到的除了压力别无其他。他情愿主动让贤,也不愿再受这种煎熬。
新书推荐: 穿越到异世界继续当拳士 苟在修仙世界当反派 七武士传说 子孙满堂 邪不压正 快穿:从在年代文里当极品开始 我在恐怖游戏中有大佬撑腰 软糯太子妃重生猛扑太子怀中 恋综万人嫌?当鬼差却在阴间爆红 穿越刘备,开局硬刚曹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