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15章 张易之 李显14

    但李显很快就反应了过来,武帝肯定对张易之还没有完全放下,否则,他也不必为了这事,特意宣自己进宫一趟。
    “陛下是说张易之?”
    李显的嘴角扯出了一丝不屑的笑容,轻蔑道:“他有什么值得儿臣逼迫的?当然是他自愿。”
    毕竟是他先勾引自己的,自己这样说,也不算说谎。
    武帝闻言,顿时感到一阵眩晕,她用力扶着桌子,将头枕在手腕上,才勉强支撑住自己。
    “你…你岂敢动他!他可是朕的人!”
    李显对于武帝的愤怒,早在意料之中,他抬起了一双冷凝的眸子,不以为然地朝着武帝望去。
    “陛下,不过一个男宠而已,您何必这样生气?陛下若是喜欢,儿臣可以私下里再挑一批,让陛下好好地选。”
    武帝知道李显这是在试探自己,但她依旧气不过,表情阴冷地威胁。
    “显儿,你当真不害怕朕废了你的太子之位么?”
    李显听着武帝的话,虽然有些底气不足,但依旧选择了当面硬刚。
    “陛下!那您可以尽管试试,看看这朝中的大臣,是不是还依旧站在您这边。”
    武帝的眸子一冷,心里也是一惊。
    这阵子,她将自己的一颗心都扑在了张易之的身上,根本没有处理过政务。
    那时,她从未对李显产生过怀疑,所以,将朝中的大小事都推给他。
    没想到,自己亲手喂大的狼崽子,回头却咽了自己一口。
    “你…你敢!”
    武帝颤抖着手,没想到在自己多年的淫威之下,一向顺从着自己的李显,竟还保留着胆子和自己说话。
    李显冷哼一声,面上却尽是嘲讽。
    “儿臣有什么不敢的?难道陛下还能像害大哥一样害死儿臣么?陛下,你不要忘了,你已经老了,终有一天会死去的。”
    武帝听到李显说起李宏,脸上的表情怪异了一瞬,便又恢复如常。
    “你大哥是自尽,关朕什么事,你不要胡说!”
    李显见武帝不愿承认,也懒得和她废话。
    “是不是自尽,陛下都难逃其责,您又何必自欺欺人呢?“
    ”不过也是,陛下也不是第一次杀害自己的孩子了,还有那个被你捂死在襁褓中的公主,也和大哥一样的无辜。”
    “陛下若是真的想要儿臣的命,尽管来拿,毕竟,对于您来说,再添上儿臣这条命,也不算什么。”
    武帝看着忤逆不孝的李显,气得胸口像压了一块大石头似的,喘不过来气。
    她用力拍了一下桌子,道:“好!你们一个个的,真是朕的好儿子!滚!给朕滚出去!”
    李显闻言,随意拱了拱手,便大步迈出了殿宇。
    武帝坚持到李显走远了,心神一松,便呕出了一口血。
    生在皇家,她不该动情的,无论是对张易之还是李显。
    武帝拿着袖口,擦了一下脸,强自振作了起来。
    她不会让李显这么轻易地取代自己,要了她的江山,还要她的美人儿。
    安陵容出宫后,便雇了一辆马车,直奔上次的小酒馆。
    出宫的时候,安陵容拿了一个大包裹,将殿内值钱的物件洗劫一空,唯恐在宫外委屈着自己。
    这几日,安陵容跟那暴发户,钻石王老五似的,一件一件掏东西出来,给那店小二,让他继续给自己搜罗美食。
    好不容易来了个肥羊,酒馆老板高兴地跟个傻子似的,直接将那个小二拨给安陵容,只供她一人使唤。
    在小二费心照料下,安陵容吃得好,睡得好,容光焕发,精神十足。
    就在第七天的时候,终于有人敲响了安陵容的房门。
    安陵容的心猛地一提,连忙问向了系统:“门外是谁?”
    “主人,是李显!”
    安陵容的心猛得一跳,自己也从床上爬了起来。
    “他怎么会知道我在这儿?快,快给我兑换一个奄奄一息表情包!”
    这么短的时间,安陵容就算要化妆,也来不及了。
    “滴!兑换完毕!”
    系统的动作很快,安陵容似乎在几秒内就从一颗水汪汪的圆葡萄,变成了一个皱巴巴的,脱了相的一颗干瘪葡萄。
    除了这些,安陵容的四周一下充斥着浓烈的腐败颓废气息,让人感到十分沮丧。
    “咚咚咚!”
    接连三下的叩门声,不急不缓,节奏完全一致,这也说明了来人很有耐心,极其自律。
    当敲门声第三次响起来的时候,安陵容慢慢地向门口走去,打开了一条门缝。
    当安陵容看清开人是谁之后,她的瞳孔猛地一缩,连忙用力关门。
    可李显又怎么会给安陵容这个机会,他猛地一用力,便撞开了门,闯了进来。
    安陵容一个不稳,便踉跄着往后退了几步。
    脸上的痛苦神色一闪而过,安陵容像是没看见李显一样,如行尸走肉一般地躺到了床上,一声不吭。
    李显哪里见过这样的安陵容?
    让他最恋恋不舍的细腻光滑的肌肤,不知何时变得黯淡无光,清澈而又倔强的双眸,更是死气沉沉的,没有一丝生气。
    李显呼吸一滞,心里莫名一悸,难得地有那么一丝迷茫。
    他真的不知道自己这样做,到底对不对。
    坐到桌子旁给安陵容倒了一杯水,又亲自送到了她的嘴边,李显耐着性子等了片刻,却发现安陵容像停尸一般的,没有一点反应。
    “喝点水!”
    李显命令式地开口,只换来了安陵容颤了几下睫毛。
    李显生于皇家,并不擅长安慰人,他更喜欢简单直接的解决问题。
    直接闷了一大口水,李显拉着安陵容,便吻了上去。
    陡然出现的压迫感让安陵容再也装不下去,她奋力挣扎着,水沿着她的下巴,流到了脖子里。
    即使水都浪费了,李显也没有停下来的意思,他兀自亲吻着安陵容的唇,希望它能和之前一般丰盈,而不是干燥瘪皱地没有一点光泽。
    安陵容清醒着,才知道两人的力气有多悬殊。
    抵抗无效,她只能像一条咸鱼一样躺在那里,任由李显霸道地攻略城池。
新书推荐: 穿越到异世界继续当拳士 苟在修仙世界当反派 七武士传说 子孙满堂 邪不压正 快穿:从在年代文里当极品开始 我在恐怖游戏中有大佬撑腰 软糯太子妃重生猛扑太子怀中 恋综万人嫌?当鬼差却在阴间爆红 穿越刘备,开局硬刚曹操